王国慧: 拒绝平淡的生活

kok-fooi

kok-fooi-2

http://www.kwongwah.com.my

报道:彭可晶
摄影:林晓慧

王国慧行政议员,在政坛上精明干练,内里住着个热爱生命、享受生活的灵魂。充满活力的她,本能地拒绝了平淡的生活,开心地畅谈她的童年往事、聊聊喜爱的歌手、爱听的音乐、和儿子女儿间的亲密互动。

掌管槟州青年及体育、妇女、家庭及社会发展委员会的王国慧行政议员,用她仅有短短的午餐时间,和我们坐在岛上一家私人俱乐部的望海餐厅边用餐边聊天,她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,在纷繁复杂的工作之间,悄悄地找到了一份闲暇的心情。就如她自己所说的:就算再忙,还是要吃顿好的犒赏自己!

她平日里总是为政务忙得不可开交,不过,忙归忙,午饭还是要吃的。这天,在豪雨连绵的上午,王国慧亲自赶往大山脚,确定自己的选区没有一雨成灾的忧患后,才放心赶回槟岛。在百忙中忙里偷闲,我们从欢快而难忘的童年乡下生活、热爱的音乐,再聊到亲子这一环节,可以明确地感受到,在政坛上精明干练却又感性的她,内里住着个热爱生命、享受生活的灵魂。这惬意的氛围,让她的嘴角弯起一抹浅浅笑意。确实,日子再忙,都要忙里偷闲,快乐地吃个饭聊聊天。这,才叫人生。

童年往事篇:校园里的风云人物

王国慧行政议员那一张清水般的脸蛋,白嫩得仿如新剥壳的鸡蛋,不知情的人,肯定以为她是个从小养尊处优,被父母养在深闺里的白雪公主。在吉打州这个稻米之乡成长的她笑说,她可是个不折不扣的阳光女孩,从小就是校内的运动健将,举凡乒乓、羽球、铅球、赛跑,都难不倒她,吉打笨筒养正小学的各队运动校队,都可以看见她英姿勃发地代表学校出赛。

她就在这个寂静的小乡镇-笨筒成长。那里有着一望无垠的稻田,大街上仅有零星寥落的几家店铺,如咖啡店、杂货铺、脚车铺、米较等等。乡镇生活的平淡、枯燥且单调,没有娱乐场所,没有电影院,充满活力的王国慧,本能地拒绝了平淡的生活,她一上小学,就积极地参与校内各项文艺活动,坚决要为生活划上七彩的彩虹。

小小的学校,小小的舞台,总是可以看到她小小的身影,一会儿演话剧,一会儿参加演讲比赛、再不然就是讲故事比赛,当然,少不了的就是她最热爱的歌唱比赛。再加上在运动领域的杰出表现,小小国慧,可是校内数一数二的风云人物。

王国慧回忆起30多年前的往事,她犹记得,海南籍的祖父在寂静乡镇开了一家咖啡店,在店门口摆了一架投币式点唱机,这在六七十年代算是潮物的玩意儿,顿时成了乡民茶余饭后最爱的玩意儿。

在那个物质贫乏的年代,每天,总是会有人投下硬币,点一曲心头爱。那些西洋老歌、中文老歌、民歌随风飘送,就住在阿公咖啡店楼上的小国慧,听着姚苏蓉、李逸、樱花、John DenverOliver Newton John的歌声,渐渐地,她也爱上了这些大人的歌,每天都在浴室练唱,不亦乐乎。

在学校,爱唱歌的她,也和班上的同学一起练唱,从小学一二三年级的儿童歌曲,到四五六年级的文艺歌曲,她无一不晓。王国慧笑说,她一年级英文老师,可说是她歌唱的启蒙老师。那时候,老师跟班上同学宣布,她愿意免费在课后额外教导他们英文,家长知道后,大声叫好,于是都把孩子送到这课后英语补习班。这英语补习班可有趣了,英文老师是虔诚的基督徒,她就弹着吉他,教孩子唱优美动听的圣歌,小国慧也因此渐渐地爱上唱歌。

王国慧说,她小时候其实也算是苦中作乐,因为那时候有段时间,家里的经济状况比较不佳,妈妈由早到晚都忙着帮补家计,窝在厨房里拿着锅铲炒面食卖给乡民,而下午时段,作为大女儿的她,放下书包做好功课后,就要提着装载著妈妈制作的糕点、甜品的篮子,到处兜售。说起往事,已是云淡风轻,她说,她很欣慰自己有经历过这样的日子,这样的历练,让她往后更懂得感恩一切、珍惜一切。

少女自立篇:只身闯台湾念大学

王国慧在父亲拿督王绍雄成了双溪大年知甘巴都区前州议员,一家也就迁往双溪大年生活。在双溪大年念了一年中学,她就决定申请转校到怡保的技术中学念会计。那时候,班上包括她在内,只有五个华人,少女国慧在那里租了一个小房间,每天骑著脚踏车上课去,尽显独立本色。

1983年,王国慧中学毕业了,不顾父亲反对,单枪匹马闯到台湾念大学。没有家里经济支援的她,著实吃了一些苦头。为了节约,她就住在罗斯福路一栋十二层大楼住宅天台的违建铁皮屋,那里冬寒夏热。

这栋大楼的二楼,是一家名为JAZZ SPOT的爵士咖啡馆。总是想为生活增添点乐趣的她,在省吃俭用之余,有时候还是会到咖啡馆去喝一杯虹吸咖啡。咖啡馆的少东有天问她,有没有兴趣在店里当夜班侍应生,当时缺钱的她,就毫不犹疑的接下这份工作。

在这里,她从少东那里接触到爵士蓝调音乐,听了无数的爵士名伶的歌声,也让她自此爱上纯净慵懒的爵士蓝调音乐情境。她说,咖啡馆用音乐熏陶她,而她用精湛的厨艺回报老板娘。原本只是当侍应生的她,帮忙店里改良简餐的食谱,也动手开始煮咖啡,最后,老板娘几乎把整家店都给了这个南洋姑娘打理。

亲子篇:当个好妻子好妈妈

这个热爱自由的率性女子,人生计划里原本没有给结婚生子预留位子,她打算独自环游世界,开拓自己的眼界,怎知她和先生孩子缘分的线,把她牢牢套住,她收回翱翔天际的梦想,敛起自由飞翔的翅膀,安分的当个好妻子、好妈妈。

如今她的大儿子已经14岁,她在儿子念小学的时候,就开始替他物色寄宿中学。她说,现在的孩子都太娇贵了,让孩子在寄宿中学念书,可以锻炼孩子的自立能力和集体生活能力,形成独立人格、合作交往的好品格。她9岁的小女儿则跟在先生身边,每天轮流交替由先生、父母亲、保姆、补习老师照料。

目前她非常忙碌,去年曾有半年不曾回家,有天,她笑称人小鬼大的小女儿,竟然传来一则简讯:妈妈,别忘了你还有一个老公、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。这则简讯,让她好气、好笑又心疼内疚不已。她表示,其实她的一双儿女都非常贴心,像去年她竞选后,累得大病一场,儿子和女儿都给她传来简讯妈妈!加油!你要好好保重身体啊!让她顿时士气大增。

乐团热唱篇:全男班乐团女主唱

行政议员和乐团女主唱,是八竿子打不著的两种工作,但是王国慧行政议员,可就是一组名为“630”的乐团主唱。她笑说,一切都是偶然的机缘。未参政前,她是双溪大年俱乐部举办的歌唱大赛之常胜将军,平常闲着没事,就会窝在俱乐部的卡拉OK厢房高歌。

由俱乐部一些男性会员组成的“630乐团,发觉到这块璞玉,即刻力邀她加入这全男班的乐团,担当女主唱。200610月,抱着纯粹好玩的心态,王国慧加入了这个由38岁至60岁的成员组成的乐团。问王国慧说,为何团名会取为“630乐团?她哈哈大笑打趣道:因为团员都老了嘛!630,是黄昏时分了。别以为这乐团很随意,正规乐团有的吉他手、鼓手、贝斯手、键盘手和主唱,他们一一具备。

2007年,王国慧建议团员接表演案子,第一场演出就是在她的父亲拿督王绍雄的生日宴会上。问她说,演出时会怕忘词吗?她呵呵笑说:肯定要看,还要仔细靠近看谱,因为老眼昏花了嘛!

她参政后,忙着政事,也无法再参与乐团活动,但是她说,以后退下工作线,还是会参与乐团,她目前还跟团员保持密切联系,团员贴心地告诉她:等你忙完,我们等你回来。

Advertisements
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: Trackback URL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